118txt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我奪舍了魔皇 > 章節目錄 605.人皇傳承
[118txt小說網wap站:m.11zw.org]    東周女皇泰山壓頂,東周皇朝境內不再容青牛觀駐留。

    形勢比人強,青牛觀無奈之下,只能搬家。

    然而要去哪里,卻是大問題。

    被東周女皇這么不留情面的掃地出門,任誰都知道,青牛觀眼下出了大意外。

    觀主同古神教前任教主江懿一樣,根本不在青牛山,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青牛觀就算搬地方,也要小心被其他人趁機下手。

    南楚皇朝,楚皇雖然正在閉關,但誰知道對方什么時候出關?

    沒有觀主坐鎮,青牛觀已然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倒是西秦皇朝那邊,西秦大帝不在,而小西天同苦海魔佛一脈正打得不可開交,青牛觀這時搬過去,雖說也要面對小西天普慧方丈同苦海一脈法空方丈,壓力不小,但居于兩強之間,未必沒有操作的空間。

    尤其是西秦本來的主人,同樣在面對一正一魔兩大圣地的壓力,這時候跟青牛觀正好抱團取暖。

    要說會引起小西天與苦海一脈的警惕,可這兩家宿敵想要談和,卻遠沒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西秦皇室內部,青牛觀早就跟李故城小王爺有聯系,不乏牽線搭橋之人。

    了解這隱秘內情的陳洛陽,原以為青牛觀會索性搬到西秦皇朝去。

    結果對方卻來到古神教統御范圍內

    這說出去可不怎么好聽。

    雖說雙方彼此之間沒什么恩怨,但畢竟一正一魔,行事作風上大相徑庭。

    尤其雙方在信仰上還有分歧。

    當初青牛觀有人出手,相助古神教平定鄭池內亂,便叫紅塵里許多人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連古神教內部眾人,也都感到極為意外。

    那時候不算,現在這動作可是更大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紅塵里各方勢力齊齊側目。

    從什么時候起,你們兩家好的像穿一條褲子了?

    最后大家只能歸結到某個姓陳的至尊傳人頭上。

    雖然勉強能理解,但你們這群牛鼻子是否太過沒節操了?

    大家心中紛紛腹誹。

    陳洛陽則是心生疑竇。

    去年他能拿捏青牛觀,是因為青牛觀要請他幫忙保守觀主已經不在紅塵的秘密。

    眼下這秘密都已經暴露了,按理說青牛觀也就沒什么可顧忌。

    去西秦打拼雖然艱辛,但總勝過來古神教地面。

    他們不會不知道,這么主動投過來,跟去年幫忙性質不同,直接就先讓自己矮一頭。

    說難聽點,要投也是投至尊本人,不會投至尊一個弟子,不會投崇仰祭祀上古神魔的古神教。

    青牛觀執天下道門牛耳,在這方面輕易低不得頭。

    難道他們另有打算?

    “請葉道長進來。”

    陳洛陽一邊心中思索,一邊傳令。

    “是,教主。”面前的玄武殿首座蘇偉當即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領著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道士走進來,正是青牛觀嫡傳,葉蠶眠。

    “青牛觀弟子葉蠶眠,見過陳教主。”青年道士向陳洛陽一禮。

    陳洛陽請對方落座,平靜問道:“葉道長今日來訪,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果然,葉蠶眠答道:“貧道今日前來,是代表本觀上下,有個不情之請,求見陳教主,與教主相商,懇請陳教主應允。”

    他嘆息一聲:“讓陳教主見笑,本觀遭逢大劫,原先的山門暫不得歸,唯有另尋落腳點,想懇請陳教主相助,青牛觀全觀上下,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“東周境內發生的事情,我已知曉。”陳洛陽語氣漫不經心:“以貴派的根基厚重,不過一時浮云遮眼而已,定有否極泰來之日。”

    一旁作陪的玄武殿首座蘇偉微笑著說道:“就目前的情況看來,除了貴派以外,東周并未難為其他道門傳承與香火,貴派搬離,對道門在東周的發展影響肯定不小,但基礎尚在,相信會有重新崛起之日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,也不能說全無影響。

    東周女皇自然不可能將自己治下億萬里江山全部犁一遍,將崇信道家的人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事實上她推平青牛山后,直接就擺駕回宮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東周高手,也只是將青牛觀在東周境內的分觀掃平,沒有將道門徹底趕絕的意思。

    東周境內,當初為了抑制道門發展,扶植有不少佛門勢力。

    紅塵界里僅次于圣地小西天的幾大佛家名寺,基本上全在東周。

    現在青牛山被抹平了,東周倒也沒有直接卸磨殺驢,而是讓佛道兩家制衡,同時將他們一起打壓到一定限度下。

    沒了青牛觀,其他各個道觀的日子自然沒之前好過,但不至于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最難受的是青牛觀自己,已經多年不曾有這么慘的狀況,幾乎被連根拔起,顛沛流離。

    蘇偉見自家教主沒有接葉蠶眠的話茬,于是便也只是不咸不淡安慰葉蠶眠兩句。

    “本觀只求一立足之地足矣,并沒有接觸本地人的打算,還請陳教主放心。”葉蠶眠又向陳洛陽一禮。

    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,上下打量葉蠶眠兩眼:“你還沒有到第十八境?”

    葉蠶眠坦然道:“陳教主法眼如炬,貧道慚愧。”

    蘇偉頂著一對熊貓眼,在旁邊默默聽著,心中也漸漸感覺不對勁。

    道門圣地青牛觀底蘊深厚,高手眾多。

    但要說最有希望突破至武尊之境,成就新巨頭之位的人,目前看來,恐怕正是面前這個高大的青年道士。

    余者如李青原等宿老高手,都已經在第十八境停頓多年。

    銳氣泄了,腳步停了,想要再重新沖起來,可能性微乎其微,還不如期待勢頭正盛的葉蠶眠,盡可能傾斜資源給他。

    不過,即便是勢頭良好正高歌猛進的葉蠶眠,想要突破至武尊境界,補上觀主俞青牛留下的空缺,也仍需要時間。

    跟蒼龍島徐鵬、小西天衍明,又或者像沈天昭、程應天一樣已經第十八境,什么時候有膽子有把握去挑戰那道生死天塹,都還是問題,更別說葉蠶眠如今仍是第十七境,那就更需要時間積累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青牛觀唯有徐徐圖之,韜光養晦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如今紅塵里,很難有讓他們安靜休養生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苦海、小西天兩大宿敵爭雄,西秦自家客強主弱,整個局勢雖然混亂復雜,紛爭不斷,但反而對青牛觀來說,未必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至不濟,南楚也可以選擇。

    楚皇確實隨時可能出關。

    但他一天不出來,青牛觀在南楚便可以立足一天,只要他們別太得寸進尺,南楚皇朝未必會跟他們死斗。

    可他們現在來古神教暫借落腳之地,如果沒有不良意圖的話,則確實像是僅僅只暫借一時。

    就仿佛短時間內,可以反攻回東周去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偉暗自皺眉,嗅到不同尋常的味道,心中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座上的陳洛陽則面色泰然,手指有一下沒一下輕輕敲擊座椅扶手,暗金色的目光,看著下方葉蠶眠。

    “給我一個理由。”陳洛陽淡然道。

    葉蠶眠是明白人,知道自家動向,會讓古神教生疑。

    他轉頭看了蘇偉一眼。

    “但講無妨。”陳洛陽語氣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葉蠶眠便即點點頭:“本觀無意中探得一個消息,只是尚不知真假,沒有足夠把握,本想進一步驗證后再請陳教主代為稟報至尊,可惜還沒有進展,便發生現在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講。”陳洛陽平靜道:“我自會稟報家師,請他老人家定奪。”

    葉蠶眠神色鄭重:“東周女皇,很可能得到人皇傳承,乃人皇隔世傳人。”

    蘇偉聞言,輕輕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“依據。”陳洛陽神色不變。

    “目前,本觀也沒有掌握實質的依據。”葉蠶眠遺憾的搖搖頭:“消息,源自此前東周皇室內部,但信息很模糊。”

    無風不起浪,東周女皇如此逆天的崛起,根源或許就著落于此蘇偉默不作聲,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陳洛陽則淡漠如故:“姑且當你所言為真,然后呢?這就是你們想稟報給家師的事情?

    雖然前后主宰紅塵,但家師同人皇并非敵人,我手里也有一枚人皇符詔。”

    “至尊如何看待此事,自然非貧道可以揣度,只是得知相關消息,一并報上去。”葉蠶眠答道:“陳教主您如何處理,貧道也不敢置喙,只是不管陳教主您如何行事,本觀愿附驥尾。”

    蘇偉轉頭看了自家教主一眼。

    因為幽冥劍術的緣故,自家教主跟天河一脈,一直不對付,更殺傷對方多人,結下深仇。

    東周女皇則一直跟天河老劍仙關系良好。

    雙方一直沒正式碰撞,只是因為大家各有其他更要緊的對頭。

    就算不因天河而碰撞,自家教主的崛起路上,那東周女皇也可能是巨大的阻礙。

    假使對方真的是人皇傳人

    紅塵當然是至尊的紅塵,但至尊很少過問紅塵事,屆時代他老人家日常執掌紅塵的人,會是誰?

    自家教主是至尊唯一傳人不假,但假使紅塵里出一位新的人皇呢?

    “有關具體細節,還在查證,不過近期之內,應該會有準確消息傳回。”葉蠶眠言道。 [記住我們:www.jfrqku.live  118txt小說網 www.11zww.com  手機版 m.11zw.org]
环岛赛的办赛时间